雨落綠蕪

不會失重。

【影日】在那之後

「欸?影山你說什麼?住你家?」
合宿正式結束,離開森然高中的烏野高中排球隊一行人趁著難得機會在東京市區參觀遊覽,於是,當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不像郊區有著繁星點點,宮城的夜暗濛濛的,只有淡淡的星點微弱閃爍,相較之下刺眼的路燈才是這裡的主要光源,幾隻蚊蠅繞著白燈竄飛著。
「不然你這麼晚還要騎山路嗎?呆子。」敲了敲橘髮少年的頭,影山挑起眉說。
「嗚好痛!可是,不用跟你的家人講嗎?」
「他們都出差了。」
「喔…」

日向每天都是騎著腳踏車、翻過幾座顛簸山丘上下學的,今天自然也是。但是現在天色確實很不適合再走山路,加上日向前幾天還發燒,若是不小心恍神的話搞不好隨時都會有危險。

「但是,住你家…」
日向有點猶豫,並不是因為他害怕去影山家。合宿時的記憶仍清晰明顯,他們才剛確認彼此心意,突然說要一起過夜――而且還是只有他們兩個,難免令日向感到緊張。

「我也覺得日向住影山家比較好,現在這樣要回家的話真的不太保險。」菅原拍上日向的肩。
「是啊,日向你就住影山家吧。」澤村也在一旁建議「而且這樣明天到學校也不用走那麼長的路,腳踏車放學校就好,你們這幾天都很累,早點回去休息吧。」

「好吧…」日向聽了兩位學長的話,覺得十分有道理地點點頭。

「唉呀,王者可是難得大發慈悲說要讓人住他家呢。」月島挑著眉冷嘲,山口則一如往常在旁對啊對啊地附和,換來影山兇狠怒瞪的眼神。
「日向,我們走了。」不想再跟月島爭辯,影山牽起日向的手,直直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一高一矮的影子,因著路燈冷光,在街道上映出恍惚的輪廓。

***

「呃、影山,你不要抓那麼用力啦!」走了一小段路後,日向才終於說話,平常的他是不會如此少言的,影山抓住他手的時候肯定就會嚷著要他放開,然而今天卻是異常沉默,不禁讓影山疑惑地皺起眉。

是身體不舒服嗎?
影山放慢了腳步,回頭,看到日向臉的瞬間不禁愕然。

喂、這是怎麼回事…
日向這傢伙的臉,也太紅了吧!「日向,你幹嘛臉這麼紅!」影山注視著日向,銳利的眼神讓對方全身冒汗。
「因為我我我我我想到今晚要住影影影影山家就──」
「呆子。」
「唔!」大而厚實的手揉了揉鬆軟的橘色頭髮,日向瞇起眼,感受著那隻手傳來的溫度。

他們已經算是在交往了嗎、這樣的互動是戀人會做的嗎…諸如此類的疑惑在日向心中不斷盪漾,他和影山一直都是打打鬧鬧、或者互相合作鼓勵,始終始終都在彼此身邊,但屬於戀人的相處模式該是如何他其實還沒有思考過。第一次談戀愛的他只知道影山以前好像有跟女孩子交往的經驗,不過關於影山是如何對待戀人等細節就無從得知了。

「就只是過夜而已,沒必要那麼緊張吧。」離開那頭被揉亂的髮,影山牽起日向的手,不如方才的粗暴,他的動作很柔很輕,暖暖的體溫包覆住日向因冒汗而變得冰涼的手。
然後,十指緊扣。

「…嗯。」
「好啦,呆子走快點!」
「是影山你走太快了!」

日向從眼角餘光瞄見筆直看著前方行走的、表情有些僵硬的影山。

***

回家後兩人先後盥洗,合宿帶回來的行李裡全是髒的衣物,於是日向只好先跟影山借件衣服。雖然對矮小的日向而言影山的上衣顯得大了許多,但畢竟也沒辦法,他只好將就著穿了。

倒是影山一點都不好。

日向熾紅的臉還映在他腦裡,熄燈後躺在地鋪上他更是不知如何自處。因為影山的床是單人用的,於是他讓日向睡在床上,屬於洗髮精的甜香隱隱在室內漫開,影山從沒仔細嗅聞這樣的味道,然而卻因為日向也用了相同的洗髮精,讓他不經意地在意起來。
他對日向的事情總是特別敏感,初次相遇的時候也是,在廁所時他大可不用理會被同校學弟們嘲諷的日向,但他卻出手了,明明他不是這麼多管別人閒事的人。

「欸,影山。」微弱的聲音傳來,是日向。「你要不要…呃…上來一起睡?」
「嗯?」
「就是、我想說你一個人睡下面感覺怪怪的,明明我是客人,卻睡在床上,而且床的大小其實也還夠再容納一個人。」
「…」
「還有,我想說,我們不是在一起了嗎,所以…」

影山突然覺得全身發熱。
日向這呆子到底在說些什麼?

「你這是什麽意思?」
「欸?我只是想說既然已經在一起的話,應該沒關係…不是只是睡覺嗎…」
「……好。」

影山站起身,爬上床,稍微把棉被拉近自己一些,然後蓋上。

心跳的聲音震耳欲聾。

他不想思考現在自己的表情到底如何,也許就跟剛才被他抓住手的日向一樣滿臉潮紅吧,總之,現在這個樣子絕對不能讓日向看到。
棉被很暖,甚至讓他覺得灼熱難耐,日向就在他旁邊,因為衣服太大件而稍微露出的光滑肩膀觸碰到他的手臂。

肯定是一不小心就會失去理智。

影山可以清楚聽見自己以及日向的心跳和呼吸聲,鼓噪著的情緒不斷抨擊他的體內。
他咬緊嘴唇試著別想太多,然而日向再次喊他「影山」的時候,他好不容易舒緩的肌肉又復而緊繃了起來。

「…什麼事?」
「影山,我真的好開心。」日向的聲音很好聽,這是影山最近才發現的「雖然影山你很兇、很壞、很容易發脾氣、又很常抓我的頭髮,但是我覺得能認識影山,還有和影山一起打排球,是件很開心的事!」
「…嗯。」

日向的臉熱熱的,他稍微翻動身體讓自己面向牆壁,背對著影山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繼續說下去「然後,那個、怎麼說呢…能喜歡上影山,我也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喔,就跟快攻成功的時候一樣!」

從搔癢般、細緻的甜蜜,到如今滿溢而出的情感,只要在一起,就算只是單純的肩並肩走在路上,也令人感到安心無比。

「雖然…我也許比不上影山以前交過的…女朋友,影山你…應該是喜歡那種體貼善良的女生吧…可是我――」斷斷續續的話語正說到一半,日向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體溫裹住自己,不禁錯愕。

「影、影山!」
「什麼?」
「你幹嘛啦!」
「…沒有。」低聲在日向耳邊詢問,影山將手臂又收緊了一些,但力道並不會讓日向感到討厭「這樣子,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啦,只是…」日向用力閉起眼,輕輕地搖頭。
「只是?」

 
「唔…」日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和身體都快要燒起來了。 
明明和爸爸媽媽還有妹妹小夏擁抱時都不會這樣的、國中畢業時和要好的朋友相擁時也不會這樣啊。 
為什麼,現在會這樣呢? 
被影山抱住的時候,很緊張又很高興、但是跟扣球時不同,有一股、很幸福、希望時間就此停止的感覺。 
 
「…我也很開心。」影山緊緊從後方擁抱著日向,影山將頭稍微埋進了日向柔軟的橙髮,若有似無地印下一枚淺淺的吻,然後緩緩地低語,彷彿希望一字一句都能傳進對方心底「我不是很懂,但是和你一起,無論是快攻的時候還是像現在這樣,感覺都很好。」 
「雖然不知道怎麼形容才對,不過我想那不是單純因為跟一個人互相喜歡。 
「而是,因為是你。」 
 
因為是你,日向翔陽。 
是我最在意的你。 
儘管時常打鬧、儘管總因意見不合而吵架、儘管會因為冷戰而感到難受和無以名狀的疼痛。 
但是你仍是我最重要的、最珍視的人,這是自從成為夥伴後便不曾改變的真實。 
 
而未來也會是。 
因為我們說好了要一起到世界的頂端。 
 
 
咕嚕── 
突然一陣腹鳴,橙髮少年「呃!」了一聲,然後全身瞬間僵硬。 
日向突然想到自己從中午的燒肉大餐後,就沒有再吃過東西。 
「…」他的戀人無語地看著他。 
「影山…那個、我、好像…肚子餓了。」 
「…呆子。」 
 
看來,今天的夜晚還很長吧。 



----------

這是影日本《Bonding Pair》的番外

也是前些日子作為感想單回饋的小禮物

謝謝AZUSA幫忙畫了漂亮又令人揪心的插圖!

如果有任何感想歡迎跟我們分享!

真的好喜歡甜甜的影日哇///

评论
热度(30)

© 雨落綠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