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綠蕪

不會失重。

【影日】Trick or Kiss

今天是滿月。

 

秋意漸濃,夜色很早便佈滿了整片天空,不知為何風特別強烈,幽微的疙瘩感爬上心頭。

 

透過體育推薦上了同一所大學後,交往中的影山和日向一起在外面租了小小的空間作為他們的生活住所,如今已經一年了,很多事情還在適應當中,無論是凡事要自己打理的日子抑或偶爾的摩擦和鬥嘴,但整體而言,算是很不錯的。

 ──在今天之前。

 

「影山你說你把放在大門那邊的紙箱丟掉了?」一起在學校附近簡單地吃了晚餐並回家後,日向便興沖沖地在屋子裡東奔西跑,似乎在尋找什麼。找了許久還是沒有下落,於是苦惱地詢問影山有沒有看到一個裝了黑色布料的舊紙箱。

 

「對,我以為你不要,就扔了。」打了個哈欠,帶著些許睡意的影山隨意地回答,脫去上衣準備盥洗。

「…」

發現日向特別安靜,影山無奈地轉頭,卻發現對方滿面怒意、握緊了拳,全身上下籠上了一層怪異的氣息。

 

「影山…你知不知道那是我準備多久的東西!」

「你這呆子在說些什麼?我打開看過了,明明就是堆破布!」

「笨蛋影山才不會懂!」嬌小的身子緊繃地顫抖,帶著哽咽和慍怒的語氣在室內迴響,日向難得這麼生氣,然而影山無法理解,甚至覺得一回家就被眼前橘髮少年的情緒衝撞是件莫名其妙的事。

「呆子,你要生氣就去你的房間!」

「去就去!」尖銳的大吼結束於房門摔上的重響,日向在最後看著影山的時候,眼淚劃過臉頰的委屈深情印在影山心頭。

 

他不喜歡日向哭,他第一次看到對方流淚,是在初中三年紀時的排球比賽上。那時他們還不是隊友,而是競爭對手,日向的隊伍輕易輸給了影山所屬的北川第一。

 

他不會忘記。

 

夕陽炙熱得彷彿要燙傷皮膚,日向站在樓梯的高處,比他髮色還深豔的橘紅自他的後方直直照射而來,連同日向小小的身影一起烙在影山黑透的瞳上,透明的、滾動的淚珠,他能清楚看見。

 

『如果你是君臨球場的王者!』

 

那時候的影山,還不懂什麼是夥伴,也不懂什麼是朋友、什麼是愛情。

 

『那我就要超越你,成為站在球場上最久的人!』

 

 

這個晚上過得特別慢。

安靜的簡陋客廳,是這個「家」最寬敞的空間了,但此時正握著啞鈴訓練的影山卻感覺到某種枷鎖繫在他的頸上,日向已經在房裡待了兩個小時,這是他第一次在房裡如此沉默。

 

沉不住這悶煩的氣氛,影山放下手中的啞鈴,隨手用毛巾抹了幾下,然後走往日向的房間。

 

「喂、呆子。」輕了輕喉嚨後低沉的聲音跟著敲門聲落下,他能感受到日向的在裡面。

「…」作為回應的是一片沉寂。

 

「喂、呆子……日向,你可以聽我說一下嗎。」他搔了搔頭「反正就是、我可能語氣…唔…差了點,你也別…太、太在意,不要生氣了,這樣很不像你。」

 

不像那個總是笑得燦爛、如同光芒的你。

 

「…你出來吧、我…做雞蛋拌飯給你吃──」

 

 

碰!房門被用力地打開,影山瞪大了眼,一隻與自己身高相仿的白色的物體衝了出來。

「呆子你──」

「我是鬼…我是鬼…」即使是略帶陰森氣息的聲音,影山仍清楚知道是誰。

「…」

「我是鬼…我…」「呆子你搞什麼啊?」用力扯掉白色的薄棉被,影山看見的是雙手抓著大南瓜,並把南瓜頂在頭上的橙髮少年。

「這是…什麼?」

「今天是萬聖節啊!笨影山一定都忘了!居然還把我準備的佈置都丟掉…」嘟著嘴,日向皺緊眉,看著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戀人。

「你氣那麼久,都是為了這個?」影山一陣錯愕,同時也不禁失笑。

「……嗯…對啦…影山你不要笑啊!」看著以奇怪表情竊笑起來的影山,日向臉頰染上了緋紅,不滿地墊起腳尖。

 

――突然一雙溫熱的手捧住了臉,熟悉的氣息迅速湊向自己,觸及嘴唇,略帶磁性的聲音在耳邊低語。

 

「抓到鬼了。」

Trick or treat, kiss my lip. 

Happy Halloween.


----------

很開心參加了萬聖節影日企劃

http://kagehinahalloween2014.weebly.com/

橘色&黑色組成的萬聖節果然是最適合兩人的節日哇

评论
热度(26)

© 雨落綠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