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綠蕪

不會失重。

【影日】Light of the time crack

*影山飛雄生賀

*影日兩人高三設定,無交往半同居

*影山生日快樂!!!!


『今天好冷啊影山。』
桌上傳來的短促震動讓影山飛雄將注意力轉到閃爍著提示燈的手機,他放下手邊的課本,點開了沒有主旨的訊息,看到的就只是短短的一句話。

影山皺起眉,卻又在同時想起那個橙髮的少年總叫他不要常常緊鎖眉頭。
快要晚上九點了啊。他看著手機的螢幕,突然發現自己還沒吃晚餐,腦中規劃著等下要去買個咖哩飯還是什麼來填肚子,一邊敲著手機按鍵。

『嗯,會餓嗎,等下買吃的回去。』
『不會餓,影山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再一下吧。』

升上高三已經過一段日子,再半年就是升學大考,為了減少每天上學的時間,日向在一個月前便開始借住在影山家。兩人二年級時,烏野贏過青葉城西和白鳥澤,進入IH全國大賽,與音駒打了場漂亮的比賽,儘管最後無法再晉級,但對影山還有日向而言,能多站在場上的每一刻都是最值得珍視的。
高三的他們依舊拼盡全力希望再踏入那個充滿藥布氣味及汗水淚水的地方,然而在面對更加蛻變後的白鳥澤時卻飲恨而歸。縱然如此,烏野並沒有沉浸在挫折和悲傷──如同兩年前那樣,他們得為了明年的春高而重新站起。

『好啦,你快點回來喔。』
日向已不像過去會因失敗而陷入低潮的深淵,而影山抑是,雖然他已陸續將隊長的工作交付給學弟,但三年級的學長們依舊是球隊的支柱。
時光的流逝帶走他們的不成熟,卻也沖蝕了某些熱度,他們仍對於排球滿懷熱忱、得分的瞬間會興奮歡呼,因現實推使而改變的事物卻也逐漸出現輪廓。


例如他們早上不再比較誰先到達體育館。
例如他們在有時沒有例行練習時不會一同回家,而是各自留校或去圖書館自習,然後各自回家。
例如他們雖然同住,對話卻比過去少了許多。

他們約定過要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然後未來也持續並肩站在球場上。
所以或許拉開距離,就是他們目前用以在乎彼此的方式。

日向是他最重視的人,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這樣的重視是以什麼為定位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是喜歡吧,可是,又是哪種喜歡呢?
他能感受到偶爾會在他做出某些過份溫柔的舉動時,日向就算有些不自在,卻也還是故作泰然。

──啊啊,倘若希望這份情感不要滿溢而出的話,就把蓋子蓋上吧。

影山開始迴避日向,同時也發現日向正在同樣這麼做。他告訴日向如果不獨自一人便無法專心讀書,對方想了一下,笑著說那我也不要在家讀,以後就跟同學到圖書館好了。
之後,影山總是在日向已經回家就寢,才慢慢從學校離開。

「好睏……睡一下再走好了。」

想著現在回去的話日向肯定還沒睡,他決定小盹一下。讀書並不是影山擅長的,當初他就是因為成績不夠優秀才來到烏野的,對於這點他倒是十分慶幸,畢竟因為烏野,他才遇到這麼這麼多人,包括那個呆子。

累積一天的疲憊讓他很快就入睡,恍惚中他做了一個夢。

那是三年前的今天,與平常無異的上學、練球、回家、忙碌了一整天,直到睡前他才想到,那天是對於自己而言重要的日子。

沒有任何朋友向影山祝賀――正確來說他並沒有什麼稱得上朋友的人,隊友待他的冷淡如冰,他也早已習慣。然而讓他不禁心灰意冷的是,甚至連他出差在外的父母都沒有一通祝賀的電話。

那個晚上很冷,他的晚餐是微波咖哩。
明明是最喜歡的咖哩,那天他卻是流著淚吃完的。

「啊……惡夢嗎……」
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十一點,影山抹去眼角的透明液體,空蕩的閱覽室一片黑暗,他突然想到校舍理當該是鎖上了,果不其然,迷糊的工友沒發現影山在裡面。他想著『算了,乾脆在這裡過夜吧。』然後拿出手機,用手機傳送訊息告訴他不會回家。

日向應該睡了吧。
他靜靜地坐回椅子,閉上雙眼。

似乎能夠冷卻的情感其實從未消失,他在每次逼迫自己相信只是把日向當成夥伴的時候都會用些拙劣的話語說服自己。『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會被討厭的。』幾近自虐的麻痺心靈,這算什麼?日向搞不好也察覺了吧?察覺影山對他有著不同於夥伴或者朋友的感覺。

他也僅僅是不希望對他而言不可或缺的人離開他身邊,而已。

影山的手機突然響起,外面跟著傳來了腳步聲,他在黑暗中摸索著手機,疑惑著是誰這麼晚還打給他,同時慶幸工友還沒有走,大概是聽到聲音所以折返回來了吧。

「影山!!」急促的呼吸聲在門被用力打開的瞬間放大,戴著米色毛帽的矮個子少年衝入室內,額角冒著冷汗的他臉上盡是緊張的神情。

「日向你……你怎麼過來了?」影山有些錯愕,來自手機的音樂鈴在此時停止。
「因為、因為臭影山一直都沒有回來、呼、所以我很害怕……以為你發生了什麼……而且今天、是你的生日、呼、我做了咖哩飯還買了蛋糕、一直在等你回來。」日向一手扶著門邊,一手握著手機,大口大口喘著氣「快走吧,現在還來得及慶祝!」

影山睜大眼睛看著他。

日向牽起嘴角,溫暖的笑靨在冰冷冬夜裡綻放「影山你幹嘛擺出這樣的臉啊?快走啦我好餓!」

就是這個笑容。
在他一意孤行的時候、孤獨不安的時候,都是這樣的笑容拯救了他。
和日向相處的日子已經不多,未來如果幸運的話或許還會再次相逢,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分道揚鑣。
雖然不是沒關係,如果分離的話還是會很痛苦吧,不過對影山來說,未來還在未來,而現在,就在他觸手可及的眼前。
所以目前就先,珍惜手中還緊握著的溫度還有光芒吧。

「啊,影山你怎麼哭了?」
「那是打呵欠!呆子!」
「好啦好啦,啊對了,一直有話沒跟你說。」
「哈?」

──如果說,只能許一個生日願望的話,
神明啊,請讓我最重要的人,
能夠一直展露這樣的笑容。

「影山,生日快樂。」



----------
在半夜十二點,發現影山生日到了的時候,突然有點想哭。

認識影山也不是很久,可是我想我是真的投入感情去喜歡這個角色,在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那些是缺點、是優點、也是真實的影山。

影山是個很可愛的人,很喜歡他笑起來的樣子,雖然有點蠢,可是真的非常喜歡。
打球的時候,他的眼神會變得很專注,安靜得讓人不敢觸動。
生氣的時候,會發著黑氣或暴怒地罵日向呆子,其實自己也是很傻呆的啊。
得分的時候會用力握住拳頭,最喜歡那樣的影山了。

其實影山飛雄也就只是個普通人,也有感情,有點脆弱,會哭會笑會生氣,偶爾露出溫柔的一面。

這篇的設定沿用了之前參與的《Sun in the Winter》影日合本,以影山的視角描繪了兩人在面對現實與彼此時所表現出的矛盾,用影山生日架構了一部分的縮影,並不是很美的心情,卻是我所認為那個時期的影山、日向、還有我自己的樣貌。謝謝願意閱讀至此的人,可以因為影山飛雄而認識大家是件幸福的事。

影山,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你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生日快樂。

评论(1)
热度(21)

© 雨落綠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