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綠蕪

不會失重。

If

*影山&日向高三交往同居設定
*影山二年級時為排球隊長
*2014最後一篇,一樣獻給影日了,希望明年他們也甜甜蜜蜜愈發成熟,上一篇《Light of the time crack》有太太說想看心意相通的設定,想試試看所以就寫了另一個平行時空的他們,希望大家喜歡><>

最後一節課在教室睡著了,今天沒有練習,於是當日向頭暈腦脹地從座位站起時,已經是放學一個小時後的事。
雨不大,但還不到不撐傘也沒關係的程度,然而日向並不是很在意,抱著書包衝進滂沱。
接近秋天的雨有點冷,襯衫變得濕漉漉的,髮絲服貼在側頰的黏膩感令他不太好受,路上沒有什麼人,只有幾盞車燈在灰濛中閃爍。
「喂,呆子,這樣會感冒啊!」頭上被一抹黑影壟罩,日向抬頭,映入眼簾的是半溼的影山,還有他的外套,黑色的排球隊外套此刻成了應急的雨具「罩著吧,至少不會淋到太多。」
「可是影山,這樣你…」
「你那麼嬌小,站不了多少空間。」
「臭影山!!」

結果外套完全發揮不了遮雨作用。
找了個簡單的小雜貨店,全身溼透的影山和日向在屋簷下等了好一會兒,雨仍是細綿不絕,日向在雜貨店裡面買了兩罐熱飲,兩個人就坐在店外的長椅上,拉開了鋁製的扣環。
「呼、燙!好燙!」白煙撲上紅通通的臉頰,日向用力喝了一口熱可可之後便直喊燙口,影山只是給了他一個無奈的眼神,然後輕輕輟起自己的咖啡。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這樣了。
平常,他們習慣的是一群人的吵鬧熱絡,然而兩人獨處的時候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或許,就這樣靜靜地,也沒什麼不好。

「…影山,咖啡好喝嗎?」
「比牛奶苦。」
「所以到底好不好喝?」
「還可以。」

兩個空鋁罐並排著放在椅腳,餘溫猶在,兩人的手緊緊握扣,彼此的溫度交融合一。

日向喜歡這時候看著影山的側臉,那讓他感到安心,對方的嘴角常不自覺地蹶起,有點傻呆的模樣往往令日向想緊緊抱住。
「影山。」
「嗯?」
「你的身體好暖和。」他們肩膀相並,透過布料成了微妙的距離,然而彼此的氣息猶能明顯感受到,橙髮少年把頭傾向影山,微微蹭了一下,柔細的髮絲在影山冰涼的臉上留下搔癢感。

影山的手比日向大了一倍,能夠確實地包覆住他,指尖因長年練球而長了粗糙的小繭,然而很溫暖。
日向以為影山飛雄是個不近人情的冰冷王者,但其實他卻比自己想像的還柔和,影山注視他或者握上他手的時候,日向總不禁想著那是與生俱來的、為了他而存在的溫存,那樣他就能理所當然地抱住戀人。
好像不自覺就貪心了起來。

「不回家跟家人一起嗎?」
「跟爸媽說過今天還是要住影山家。」
「你爸媽倒是很放心嘛。」
「因為是影山啊!連小夏都比較黏你,害我這個做哥哥的都遜掉了!」不滿地搖晃著腳,日向盯著從屋簷墜落的水滴。

不知道會下到什麼時候。

「欸,我累了。」
「影山你體力真差,前隊長欸。」
「你肯定是在上課睡過了吧。」影山瞇起眼睛,抓住日向那頭橙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會、會禿的別抓啊!笨蛋影山!好啦好啦你睡一下吧膝蓋給你枕!」每次影山這樣抓他的時候日向總是最受不了,妥協的時候突然也會浮現『影山果然還是好霸道啊』的想法,不過憑著比對方早半年出生的優越感和些許對於自己有時也會有我行我素行為的羞恥心,也就任著影山去了。

之前也是,他們二年級時在春高輸了青城,影山沉默了好幾天,前輩們不斷安慰也沒用,日向便在一次練習之後留他下來,兩人一起扣了好多顆球,直到筋疲力盡。
然後日向抱了他,如一直以來坦率地說著有影山真好,影山只是回擁,但日向知道那就是他對於自己心意的回應。

他們就跟一般的戀人無異,一起吃午餐、一起回家、常常為小時吵架、又莫名其妙和好、牽手時十指緊扣、在沒有人的地方偷偷親吻、偶爾也會做些色色的事……或者像現在這樣,一起躲雨,度過今年的最後一日。

「笨蛋影山,你睡著了嗎?」
「……」
「還真的睡了啊你。」

日向調皮地用手輕輕玩弄枕在自行膝上的少年的髮絲,有點笨拙的髮型、有點笨拙的這個影山飛雄,卻是他最依戀著的人,好像在影山完美的球技之下有了這點兒孩子氣,更顯得耐人尋味。

再過幾個鐘頭,寺廟那裡的鐘就會敲響了吧,敲108次鐘聲就會帶來幸福,還記得小夏說是老師告訴她的。
等下影山醒了之後就一起去寺廟參拜,然後再去吃蕎麥麵吧,新年的第一天應該做些什麼呢?打排球?還是去哪裡玩呢?
日向捏著影山不管怎樣都不會捲翹的黑髮,彷彿注視著卻又沒有。
影山的頭髮似乎長了點,日向想起似乎沒看過影山剪頭髮,單細胞的體質成長果然比較慢嗎?

細微的笑容浮現在略顯稚嫩的少年臉上。

今年就要過了,他們又一起度過了一年,也有風風波波,也有喜怒哀樂的一年。
面對龐大記憶時的那種感覺很不真實,但他並不害怕,影山會在的,日向不知道他們能一直像現在這麼近地待在彼此身邊還有多少時間,不過沒關係。

「Now is the prisent.」
「呆子日向,英文爛還硬要講,是Now is the prosunt才對吧。」影山閉著眼,但似乎是醒了,低沉的聲音反駁日向說出的話。
「欸?我講錯了嗎?我記得是prisent啊,還是……pracent?」
「有點像…或者是pregent?」
「啊!好像是欸!影山你記憶還滿好的嘛!」

雨還在下,滴滴答答,好像在低聲吟唱今年的種種,那些他們的回憶。
滴答滴答,然後,明年也會是,一個好年。

「影山,等去寺廟參拜之後,我們去吃蕎麥麵吧,學校附近那家。」
「喔。」

會是個好年的。
明年也請多多指教,我最愛的人。
评论(3)
热度(27)

© 雨落綠蕪 | Powered by LOFTER